示例图片二

杜兰特去检测,居然犯了“政治错误”

2020-03-23 15:56:05 无极3 已读

在这种形势下,只让有重症的人检测,的确是最好的办法。

昔日人潮涌动的时代广场,如今空空荡荡。

这便是大疫面前荒唐的现实。Covid-19让全球陷入疯狂,让纽约这样的世界之都失序,各种观念在时代广场裸奔,冲撞。

尽管有戈贝尔、米切尔感染的消息在先,但以杜兰特的身份和地位,这个消息还是相当惊人,随后湖人立刻宣布全队去接受检测。

篮网队是蔡老板自掏腰包,通过一家私人公司让全队接受检测,以影响公共医院,因为当时纽约的形势一天紧似一天,谁知道一查出就是四例。为了保护球员隐私,篮网并没有公布感染球员的姓名,杜兰特义无反顾地站出来,告诉沙拉尼亚自己感染了,并且委托沙拉尼亚告诉公众:“大家都要小心,保护好你自己,主动隔离,我们能挺过去。”

这次Covid-19在全球扩散,同时也造成了各种观念的大碰撞。以前“政治正确”一目了然,现在不是,各种政治正确的理念互相冲突,稍不留神,你就可能犯错误。

在全世界的人来说,最大的政治正确是什么?就是正视Covid-19,爆发区齐心协力,全世界相互协作相互帮助,尚未爆发的非洲要早点动手准备,因为那里一旦爆发,人道灾难是不可想象的。

谁知道这也惊动了纽约市长白思豪(Bill de Blasio),他在转发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消息时评论说:“祝他们早日康复,不过,恕我冒昧,NBA整支球队不应该去接受Covid-19检测,因为还有重病患者等着检测。检测不能因为有钱,而是因为有病。

白市长在纽约的名声还算不错,而他这条“推”,直接把杜兰特和篮网队、湖人队推向政治正确的对立面:你不能因为有钱就享受特权。

白市长的批评和呼吁当然是有道理的,对美国来说现在的主要矛盾是试纸不足、床位不够、有症状的人接受检测太少。根据世卫组织WHO的报告,昨天纽约市新增1871例确诊,较前天翻了一倍。NBA的总裁萧华说,他对篮网四人感染一点都不惊讶,“假设现在让纽约人组团去检测,任何一组都会出现不少阳性病例”。

没有人能预料美国的抗疫形势往哪儿走,现在作为爆发期的开始,还可能没有到达高峰,或者已经到达高峰了,因为检测范围太小,数字无法体现实情。

但白市长忽略了一个事实,如果没有NBA球员的主动检测,美国现在还可能一片歌舞升平。

杜兰特则是扭转纽约和美国大都市抗疫形势的关键人物。

\n

我们都记得美国从上到下一直都说“没事没事”,这种情绪相互影响,造就了现在的局面。从管理者来说,总统出于政治和经济考量,企图通过延缓波峰到来的办法,为自己争取时间;从公众来说,领导都说没事,那就没事。

在戈贝尔和杜兰特被查出感染之前,大多数美国人对戴口罩是不屑的,甚至有些极端的人会去辱骂和攻击戴口罩的华人。他们甚至在听说要停娱乐业后,抢着去看百老汇的歌舞剧,抢着去电影院,抢着去喝咖啡,蜂拥而入迪仕尼,就怕接下来几个月甚至半年没法玩了。“年轻人身强力壮,没事”这种观念,就是领导灌输的。

杜兰特的队友钱德勒,在推特上公开骂娘,说他住的公寓里面,物业经理只是跟他打了电话,告诉他不要乱走,完全不关心他检测是阳性还是阴性,还每天任由300多人进进出出。钱德勒连发三推,国骂连篇,可见他对纽约的现状十分担忧。

在我们这里,可能谁都不会想到,杜兰特他们去检测,而且真的查出来了,居然还会被指责。这说明了什么呢?

很多人问我,你为什么老写Covid-19,不写新冠肺炎?我这么写是有目的的,因为现在有人还在扯皮,故意说“中国肺炎”、“武汉肺炎”,置世卫组织确定的正式名称于不顾。就是在我们国家,很多人也不知Covid-19是什么,即使在疫情基本过去之后。

‍在这个意义上,杜兰特和篮网队去检测的行动不仅不应该受到指责,杜兰特挺身而出的表现更应该得到表扬。他完全可以悄悄检测,染上了也不告诉你,以他的身体有很大可能会自愈。如果真是这样,才算为富不仁;相反,杜兰特放弃了自己的隐私,以求得更多的美国人能重视起来。

政治错误,就是“政治不正确”,不正确,就是错。

因和篮网队不久前比赛,湖人全体去接受检测。

这种行为,比所谓的政治正确高尚得多。他也是国家和城市管理层决策错误的受害者,但作为公众人物,他并没有在自己感染后,站出来指责,而是输出正能量。可是在更高管理层的政治正确面前,杜兰特反而犯了“政治错误”。

我在之前的文章《欧美和中国的时差,现在是两个月》里面曾写过:“但凡欧美国家两个月前对我们国家的措施有过科学的研究,就不会出现最近爆发期的混乱。他们人为地将8到12小时的时差,扩大为两个月,而这原本是可以避免的。”也就是说,白市长、科莫州长和总统有两个月时间做好充分准备,比如多生产一些试纸,筹划方舱医院,拿出详细计划应对可能到来的大爆发。但他们并没有做,浪费了两个月时间,现在的“政治正确”只是掩盖了当初的决策错误。

原来,在篮网查出四人被感染病毒后,杜兰特向著名爆料记者沙拉尼亚透露了消息,于是我们都知道NBA感染病毒的球员达到了七人。

我一直认为戈贝尔是整个美国扭转抗疫形势的关键人物,因为他是公众人物,知名球星,家财万贯,身强力壮。戈贝尔让所有美国人一惊:原来Covid-19跟有没有钱、有没有名、身体好不好没关系。

人都是保命要紧,这一点杜兰特和纽约街头的穷人是一样的,大疫面前,人人都有接受检测的权利。但白市长的推在当下的纽约,属于超级政治正确,这也是现在纽约和整个美国面临的大形势所致。

在美国,以前太重视Covid-19不行,你太重视了有扰乱军心之嫌,挑动社会恐慌,还不信任组织和领导;现在,你不重视Covid-19不行,不重视就是和法律作对,因为全国上下、各州市区都在关店停业减少公众聚集;过去重视的人比如迈考勒姆,现在是正确的,但现在太重视而去检测则是错误的,因为试纸紧张,你没症状不要去查。

杜兰特跟篮网队一起去接受检测,查出来感染了Covid-19病毒,另有三名队友感染。但他没有想到,此时他和球队去接受检测,犯下了“政治错误”。

但我一直认为,爆发期来了,也会迎来衰落期,只要他们上下齐心,做好管控。最怕就是扯皮,辩论,到处都是政治正确和负能量。很多政治正确相撞,就是正正得负,生产出大量负能量。这个,我们也经历过。